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方医院 >

后方医院3天收三十来名重伤员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后方医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解放石家庄战役中,距离石家庄100多公里外的冀县与清河交界处,有一座后方医院。这里听不到战场传来的隆隆枪炮声,收治的是从石家庄战场转送的重伤员。为支援解放石家庄战役,冀鲁豫军区后方医院二所专程从百余公里以外转移来。一百多名医护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连同所有医疗设备,都是急行军两三天,才到达这里。当时,17岁的王德印是这座医院的看护员,他给伤员喂饭、端屎端尿,在手术室外为伤员献血,说起因破伤风而牺牲的战士,至今都心痛不已。

  王德印,1930年出生,河南省清丰县人。1944年参加八路军,在野战医院工作,担任过看护员、副班长、班长、看护长等。参加过平津战役、淮海战役、解放大西南的战役等。1947年解放石家庄战役中,担任后方医院看护员。1959年转业,到煤炭部所属的石家庄煤矿机械厂工作,先后担任卫生所所长、卫生院院长,是该厂医院第一任院长。1990年从煤矿机械厂职工医院离休。

  1947年,王德印所在的冀鲁豫军区后方医院二所,驻扎在河北馆陶一带。当年10月的一天,上级指示他们即刻做准备,支援解放石家庄的战役。彼时,清风店战役于10月22日取得胜利,为解放石家庄创造了有利条件,石家庄将是我军攻打的第一座大城市。虽然后方医院的同志们不能亲上战场杀敌,但是能为解放石家庄出一份力,大家都很激动,人人摩拳擦掌,群情激昂。上级要求当时的伤病员马上转移分散,轻者回部队,重者交给其他部队医院。冀鲁豫军区后方医院二所的所有工作人员,整理携带全部医疗器械,随野战部队立刻转移。

  除了自己的背包,王德印和战友们还要背一些医疗用品。手术台搬不动,就雇老百姓用牲口拉的大车搬运。白天一路急行军,累了稍微休整一会儿,吃点小米干饭和咸菜。到了晚上,就在路边老乡家住宿。老乡看到解放军都十分热情,纷纷让出床铺,但他们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婉言谢绝老乡的床铺,在地上打地铺休息。

  两三天后,战士们到达当时的冀县与清河交界处的一个村子,这里离石家庄有100多公里。战士们放下背包,就立即展开前期准备工作,组建一所临时的战地医院。没有病房,就发动群众,老乡们都非常积极主动,把最好的房子收拾出来给部队当病房。王德印和同志们穿行在村子里,把房子进行编号,门口用粉笔写上“病房1”、“病房2”……简单打扫房间后,在床上铺上厚厚的草包。所谓“草包”就是用粗布装上铡碎了的干草。伤员用脏了就换掉里面的草。手术室设在村内的大庙里,当时只带来了一个轻便手术台,他们怕伤员多了不够用,用两个桌子一对,又拼凑了一个简易手术台。为了防止灰尘掉落,他们用从敌军那里缴获的降落伞布,像支蚊帐那样支撑起来做成围挡。光是这些前期准备工作,就持续了十来天的时间。

  因为离石家庄比较远,王德印和战友们听不到战场上隆隆的枪炮声。但是,他们知道,11月6日,攻打石家庄的战斗打响了!战斗开始3天后,担架队陆续送来一些重伤员,后方医院立刻忙碌起来。当时,各连有卫生员,各营有包扎所,各团有卫生队,一般皮肉伤都自己解决。战士们都很英勇顽强,轻伤不下火线,简单包扎后继续战斗。辗转百余公里送到后方医院的,都是伤势严重的重伤员。

  当时这所后方医院共有100多名工作人员,包括几名医生,3个看护班,以及炊事班和负责后勤工作的同志。看护人员共有40多人,分为护理班、治疗班和辅料班。护理班要给伤员打水打饭,如果是重伤员,还要给他们喂水、喂饭、端屎、端尿;治疗班负责换药、扎针以及手术准备工作;辅料班负责清洗绷带,给各种器械消毒等,还要负责将这些物品清点数目,登记在册。这40多名看护人员轮换着上班,也就是说护理班、治疗班和辅料班的工作每个人都要会做。

  十几个病房分散在全村各个角落,给伤员送饭,要用扁担挑着水桶,一个桶里盛粥,一个桶里盛馒头。17岁的王德印个子矮小,扁担放到肩膀上,身体挺直,两只桶竟还无法离地。他只好将两头的绳子在扁担上缠几圈,才能挑起扁担行走。伤员和医护人员的食堂是分开的,伤员可以吃上白面,医护人员基本上只有小米干饭。每顿饭,王德印和其他看护员都要先照顾伤员们吃好饭,自己再回到医护人员食堂吃饭。

  随着攻打石家庄战斗的深入,送到后方医院的重伤员也越来越多。3天时间里,就收治了二三十名重伤员。王德印和战友们不仅白天忙着抢救、照顾伤员,夜晚还要查房。查房一般是三人一组,一人提马灯,一人拿开水壶和茶缸,一人拿便盆。十几个病房分散在全村各个角落,每隔两三个小时要挨个儿巡查一遍。凡是家里住着伤员的老乡,晚上就不反锁院门了,以方便看护员们查房。

  战争年代,医疗条件异常艰苦,很多情况都是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的。那时候没有血库,伤员手术过程中需要输血,就临时召集O型血的医务人员等候在手术室门外,现场抽血给伤员用。王德印就是O型血,他和另外六七名O型血的战友,曾不止一次给伤员献血。

  因为医疗物资紧缺,所以现有的物资就非常宝贵。绷带都是反复使用,看护员来到河边,先把绷带浸泡,再用木棒捶打漂洗干净后,借老乡的锅,高温蒸煮消毒。注射用的针头,时间久了变得不锋利,就在石头上细心打磨一番,高温消毒后继续使用。没有手表、闹钟,夜晚查房就点香计算时间。缺医少药,最好的消炎药是“盘尼西林”,也就是青霉素,只有重伤员才能使用。

  那时候,曾有个年轻战士腿部受伤,治疗几天都不见好转,后来发展到牙关紧咬、水米不进、意识模糊、怕光怕声响,医生检查后说他得了破伤风。医护人员都深知这种病的可怕,但因为没有特效药,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牺牲。说起这些,虽然已时隔70年,王德印仍非常痛心。

  当年11月底,王德印和战友们完成了支援解放石家庄战役的任务,随第二野战军南下,奔赴下一个战场。

  我12岁参加抗日儿童团,15岁参加八路军,17岁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历经多次战役。如今我87岁了,每天都要看新闻,看报纸,关心国家大事,还坚持出去锻炼身体,骑着小三轮逛街买菜。我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很满意。我很愿意给孩子们讲当年的战斗经历,希望年轻人铭记历史,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这都是无数的革命先烈用生命换来的。

  1947年11月12日,石家庄全部解放,成为用攻坚战术打下的第一座较大规模的城市。在石家庄解放70周年之际,寻找并记录散落于民间的历史细节、情感记忆,是我们所望,更是我们之责。本报日前推出大型专栏“口述石家庄”,请石家庄解放前后的亲历者、见证者讲述那段难忘的历史,以飨读者,以励后人。如果您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及其后人,请拨打96399与我们联系。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国务院办公厅近日转发《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有序推进商贸、文化、物流等服务领域境外投资,支持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在境外建立分支机构和服务网络,依法合规开展业务。[详细]

  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国务院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昨天(19日)向全国通报晋能集团山西煤炭运销集团和顺吕鑫煤业有限公司“8·11”边坡滑坡事故。通报中指出,2017年8月11日,吕鑫煤业发生边坡滑坡事故,事故发生后,该矿蓄意瞒报。[详细]

  当地时间2016年9月25日,印度中央邦,18岁印度少年Abhishek Choubey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量,他可以用肩胛骨拉动汽车。[详细]

  近日,河南洛阳,洛阳古墓博物馆一座西晋墓的耳室被游客投满人民币,还撒在了多子槅上,多子槅是这座墓葬的重点文物,是墓主眷属在墓室中祭祀时盛放祭品的用具,出土时其中一格还存有西晋时期的鱼骨。洛阳古墓博物馆又名洛阳古代艺术博物馆,藏有我国古代各个时期的...[详细]

  英媒称,俄罗斯将首次开始培训女战斗机飞行员,俄罗斯在克拉斯诺达尔航校也第一次开始招收女飞行学员。据英国广播公司网站11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说,第一批的15名女飞行员今年将在一个军事飞行学院接受培训。[详细]

  “西安吹过的风都是文化、踩在脚下的地全是历史。例如,在新零售以后,一定带来新制造业。[详细]

本文链接:http://izmenenet.com/houfangyiyuan/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