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方通信 >

十五载话三沙通信卫士的海岛建站之路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后方通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中国移动的海南三沙通信网络建设和服务,也走过了15年的历程。这一路,三沙网络建维团队不忘初心,在南中国海的漂泊建站之路上砥砺前行,从2003年4月开通三沙地区首座移动通信基站——西沙永兴岛基站,到实现西沙七个人居岛屿4G全覆盖、南沙群岛七个岛礁移动信号全覆盖、西南沙实现海面超远覆盖乃至覆盖5G……这些足以彪炳三沙史册的荣耀篇章,都离不开团队成员的辛勤耕耘和无私奉献。值此三沙移动通信建设15周年之际,谨以这个建站幕后英雄们的“十五载线岁生日。

  为做好三沙区域海面超远覆盖试点,中国移动三沙网络建维团队在2018年陆续完成了西南沙群岛近半数4G超远覆盖基站建设。通过设备加载及有效扩容,将原有沿海最大覆盖10公里的海面信号扩大到沿海30公里,海面的网络覆盖效果更加显著。2019年迎来了5G元年,5G网络同样延伸到了西南沙群岛的海疆上,为移动通信网络在南中国海的进一步提速加码,建维兄弟们从未放慢过脚步。

  中国移动三沙网络建维团队,一支神秘而又不再神秘的队伍。神秘是因为他们新人辈出,但又成天奔波在海上、岛上、路上……瞧不见个人影儿;不神秘是因为他们建站的累累硕果,网络信号一天比一天强,三沙海上过往的军舰、商船、渔舟……哪个不为这竖大拇指!十五年来,他们在广袤的南中国海,经历着生死考验,攻坚克难,为驻守官兵、渔民百姓和过往船只筑牢移动通信这道“生命线”。

  这次走进采访室的八位铮铮铁汉,有久不曾露面的老将和初出茅庐的小将——“建设工程师”詹青润,“维护工程师”吴进,“规划设计师”全亚飞,“建设安装师”张声良、吴进、王之彪,“卫星同步师”董则宏,“后台调测师”王万利。一眼望去,都是黝黑的皮肤,不高的个头儿,个个面带羞涩。慢慢地,在打开话匣子之后,不善言辞的他们才为我们娓娓道来不一样的坚守故事和一样的责任与梦想。

  设计、安装、卫星、测通,是移动通信基站建设过程中的四个主要环节,也分属不同的工种,环环相扣,相辅相成。每个工种的工程师来自不同的单位,但大家彼此之间有着一种“惺惺相惜”的情感。因为赴三沙岛礁进行基站建设的受限因素多,上岛人数有限,很难在凑齐所有工种的人员后再上岛开工,所以,不同工种的工程师们常常需要互相“补位”,互相“派活”——人人都是所谓的“一专多能”。对此,在场最资深的张声良大哥说道:“大家总是免不了要互相帮忙的,上(岛)去了就都是兄弟,我们是一个统一的团队,有着统一的目标。”

  原来,远海岛礁建站工作有着常人不知,甚至无法承受的困苦。冒着被卷走的危险抢修通信设备,因为巨浪寒潮被困在岛礁上寂寞等待归期,经常单程就要在奔往南沙的海上颠簸60多个小时……这些,对于常年在高温、高盐、高湿环境下艰苦工作的他们而言,已经是家常便饭。

  “经历最难忘的一次,是遇到了特别大的风浪,大概有2米多高,导致我们乘坐的登陆艇倾斜超过了45度,差一点被掀翻,从我所在的船舱窗玻璃看出去,窗沿儿的位置都已经落到了海面上,整个船晃得很厉害,当时的感觉真是有点绝望啊!那次,我们在船上待了整整11天!船在行驶途中会遇上什么事都无法预料,最惊险的事莫过于这种无法预料的凶险了。”全亚飞如是回忆道,“所以,每次经过在船上这样长时间的颠簸后,上岸时还会感觉是天旋地转的,严重时一两天都缓不过来。”

  “就算是去西沙,也有很多人晕船晕得厉害,为了防止晕船带来的不适,很多人经常是从上船到下船都趴在床上,不吃不喝,一直挺到船靠岸。颠簸的行船不仅让人晕眩呕吐,更让人心情沮丧,有时候,船舱几乎被吐得没有下脚的地方。”吴进补充说,“所以,能上岛的工程建设人员,除了通过政审,还要经过严格的全面体检,身体不达标可不能硬上。”

  海岛之路漫漫,晕着去,吐着回,可谓一言难尽。那等登上了岛,又是怎样一番生活和工作的景象?

  首先,不得不说吃得单调。“三沙岛上,平时饮用的淡水除了有限的补给外,主要靠净化后的雨水和海水,这样的水喝多了容易得肾结石。碰上降雨少的时候,半个月才能洗一次澡。”王之彪形容道,“食物就更不用说了,基本上都是罐头食品,补给获得的蔬菜主要以耐放的白菜、青菜为主,还有些瓜类。所以,基本都是上半月吃绿叶菜,下半月吃各种瓜,菜色也非常单一,永远都是固定的那几种。要是碰上补给被耽误,甚至没得吃,只能减量少吃。”

  还有,更崩溃的是过得乏味。无边无尽的蓝天和大海再美,看多了也腻。“以前没信号的时候,不工作时就通过看书、聊天、睡觉打发时间,或是做做运动,时间久了,就只剩下大把发呆的时间了。现在有了网络好多了,还可以随时上网忙乎忙乎,但比起在家时的生活而言,还是没法比的。”吴进说,“记得有一次,去维修西沙受台风影响中断了几个月的基站,工期超过了预期的时长,所以我们错过了返航的补给船,然后就这样被滞留在岛上,生生又无聊地待了十几天。”

  “再苦再难总得有人去干,把三沙的网络建好,保家卫国,就是我们这份工作最大的价值吧。”

  十余载、二十余个站,从2G到4G……祖国南大门的信息快车道使天堑变通途,只为“全心全意,为您服务”,怀揣信念的中国移动人通过建设一座又一座守护在三沙岛礁上的通信基站,履行着“让沟通无处不在”的职责。

  岛礁上的天气变化多端,让人猝不及防,给户外建站工作带来了极大的考验。布放电缆、架设天线、调整方向、测试接通……一系列的操作都要和时间、天气赛跑。“2016年12月,我去南沙,大冬天居然会被晒伤,还脱皮,真是难以想象!为了赶工期,我们没法避开最热的白天,顶着大太阳也得干。”负责三沙建站统筹管理的詹青润回忆说,“再比方说,你正在塔上干着活,看见远处一团乌云要过来,等你收拾完尾活和工具再下塔,根本来不及躲……继续干着吧,暴雨过后又是暴晒,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岛屿基站和陆地基站相比,建设技术要求高、建设难度大、工程周期长。因为远离陆地,建设基站还要克服岛礁高温高盐高湿度、交通运输周期过长、频率及雷达干扰等许多常规建站中从未遇到的困难。能上岛建站的工程师,除了是技术“大拿”外,还得是“大力士”选手。因为建设过程中,除了人和工具,还有拉设备上塔也是个“硬活”。一个塔上站的建设,需要9台RU设备,平均每台RU重达100多到200斤,送上塔一趟,相当于扛着这样的重量爬上13层楼。“像我这样的青壮年,一天扛三个上去,就已经不行了。”詹青润对这些在岛上能扛又能干的兄弟们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敬佩。

  负责后台联调的王万利表示,为了不影响客户感知,白天得封网,开站调测通常要在晚上弄,开一次有时得花上一个通宵。“上岛的兄弟们都是不分昼夜、假日无休地干,我们在后方做配合的,更得义不容辞了。”虽然没有机会去三沙岛上,但对在陆地进行配合工作多年的他而言,对岛上的那些人、那些事并不陌生。“所幸现在的三沙,移动通信网络发展日新月异,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再辛苦也值得。”

  简朴的话语,传递出来的却是并不简单的情怀。三沙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南海网络覆盖是我国通信史上的一大突破,对保卫祖国边疆、保护海洋资源、密切守岛军民与祖国人民的血肉联系、便捷生产生活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总要有人站出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对我们来说,能在自己的职业生涯里有过这样一个美好的经历,是一种荣誉!”这就是三沙网络建维团队这些兄弟们的心声。

本文链接:http://izmenenet.com/houfangtongxin/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