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满堂彩 > 后方尖兵 >

高原上的工程尖兵

归档日期:07-13       文本归类:后方尖兵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这句话如果放在内地来讲,不乏俗套些。而同一句线米以上的祁连山腹地来讲,不仅仅是振奋人心,更让记者感触良多:

  孙廷胜,山东人,今年31岁,2006年大学毕业后就在山东黄河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工作,现如今担任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第六标段的项目经理。

  虽然年纪不大,但孙廷胜自参加工作以来,已经陆续参与了荣乌高速、南水北调东线二级泵站、南水北调济东段明渠2标等大型项目的建设,是单位里有名的建设能手、工程尖兵。

  2016年4月,单位派他到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负责对外道路工程3座桥梁建设。刚到工地,除了刺眼的阳光和满眼的荒凉外,还有几个难题摆在他的面前。

  第一难:入睡。每天晚上,受高原反应影响,头裂着疼,无法正常入睡,第二天,肿胀的眼睛布满血丝,严重影响工作效率,长期睡眠不足也让身体每况愈下。

  第二难:缺氧。2016年,黄藏寺水利枢纽工程开始起步,现场施工条件异常简陋,孙廷胜所负责勘察桥梁横跨的峡谷无法在地图上找到。由于地形多为“V”型沟壑,相似度高,他只能徒步查勘,对比摸排。

  黄藏寺坝址人迹罕至,当地人也叫不出一些峡谷的名字。在前期工程设计时,由于实在叫不出名字,设计人员就将施工难度最大的这座桥梁命名为“无名沟大桥”,这条沟也就因大桥而得名“无名沟”。无名沟两侧的山坡倾斜近70度,为了完成定位、勘察、测量、记录等工作,孙廷胜每天都要带领技术人员在“无名沟”山体上攀爬。由于高原缺氧,50多米高的山坡仅仅爬上去就需要半个多小时,中途还需要休息三四次,稍有不慎,就可能滑下山坡。

  第三难:饮食。当时的生活营地设在离施工现场20多里外的地方,路途远、路况差,来回需要两个小时,十分不便,为了不耽误施工进程,他们就在工地现场搭起简易棚子,解决午饭。

  祁连县自古是游牧地区,当地日常饮食的蔬菜、肉食、蛋奶等食品全部是从民乐县运送过来的,又因施工现场远离城镇,如果遇到大风暴雪天气,食物短缺是常有的事情。

  孙廷胜告诉记者,他早期招聘的施工人员都因为环境恶劣、生活条件差、工作量大又累,纷纷离开了。

  孙廷胜团队负责建设的桥梁和峡谷谷底地面水平高差较大,最高的桥墩高37米,下面承重的桥墩桩基深度14米。由于岩石质地坚硬,如果使用大型机械设备成孔,每个桥台都要修筑一条施工便道,对环境破坏较为严重且施工成本太高,只能选择垂直爆破作业的方式。可是走遍方圆300千米,只有一家爆破公司,物以稀为贵,又加上工地路程遥远,交通不便,价格自然就高了。同样,建设所需要的机械、建筑材料等比内地的市场价高出30%多,这无疑增加了工程建设成本。

  黄藏寺枢纽工程地处高寒缺氧的高原,全年能够施工的时间只有5个多月,除去雨天、大风等无法施工的日子,真正的施工时间少之又少。加之昼夜温差大,混凝土浇筑后白天需要洒水养护,晚上则需要保温,在内陆相对简单的工作,在西北高海拔地区却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保证实体强度。就算在炎热的夏季,施工现场仍然需要煤炭烧锅炉来保温,这无疑增加了施工成本和施工难度。

  从第一次来黄藏寺水利枢纽建设工地,到现在已经有两年半的时间了,由于工期紧、任务重,作为项目负责人,孙廷胜几乎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施工高峰期的时候5个月左右回家一趟。记者替他算了一下行程,早晨5时从营地到祁连县城,再从祁连转车到门源,再坐动车从门源到西宁,再坐绿皮卧铺车从西宁到济南。2100多千米的路程,让一次10天的假期有4天都在路上。

  “今年8月,老二出生前,我刚到家,他们娘俩一出院,我就回工地了,现在两个多月过去了,我都没有再回去看一眼。”说话间,这位一米八的山东大汉露出侠骨柔情的一面。

  工期不等人,正是有了像孙廷胜这样坚韧不拔、敢于担当、勇于奉献的负责人,才有了他手底下钢铁意志一般坚韧的建设队伍,为黄藏寺水利枢纽建设奉献自己的力量。

  记者手记:记者从现场了解到,自从黄河设计公司总承包营地建设好后,就立邀参建方项目部人员到营地食堂就餐,一方面令参建方脱手“吃饭”的后勤事项,把更多的精力投入施工工作;一方面工期紧,各参建方难得有空聚集,利用吃饭时间,大家畅聊施工事项,增强感情,不啻为小举措解决大问题。

  更值得一提的是,黄藏寺水利枢纽是黄委在流域外独立组织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不管来自黄河系统的哪一家单位,在祁连山腹地,在雪山脚下,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黄河人,他们用行动诠释着“黄河一家亲”。

  记者从现场了解到,自从黄河设计公司总承包营地建设好后,就立邀参建方项目部人员到营地食堂就餐,一方面令参建方脱手“吃饭”的后勤事项,把更多的精力投入施工工作;一方面工期紧,各参建方难得有空聚集,利用吃饭时间,大家畅聊施工事项,增强感情,不啻为小举措解决大问题。

  更值得一提的是,黄藏寺水利枢纽是黄委在流域外独立组织建设的第一座大型水利枢纽,不管来自黄河系统的哪一家单位,在祁连山腹地,在雪山脚下,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黄河人,他们用行动诠释着黄河一家亲。

本文链接:http://izmenenet.com/houfangjianbing/92.html